首页 资讯人物专访 上海“走出去” 人才“走进来”

上海“走出去” 人才“走进来”

hd.jctrans.com 2020/8/27 8:29:00 《航运交易公报》2020年第33期

导读: 2000年,DNV GL将其大中国区总部从香港迁至上海。

——专访DNV GL高级副总裁Norbert Kray

  2000年,DNV GL将其大中国区总部从香港迁至上海。DNV GL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国区主席Norbert Kray在接受《航运交易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DNV GL在上海发展二十余年,对上海的营商环境感到十分满意。同时也希望上海能够加大国际宣传力度,吸引更多的国际人才和国外企业分支机构进驻。

  进入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发,加上国际海事组织开始执行全球限硫令,海事业遭遇双重挑战。DNV GL如何应对疫情影响?面对越发严苛的绿色航运减排要求,船舶在技术上该如何准备?且听Norbert Kray娓娓道来。

  上海航运:国际人才+国际企业

  记者:从您所在的行业角度来看,您认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取得了哪些成就?

  Norbert Kray:上海过去一二十年的时间里在航运方面发展迅速,已经成为全球知名的国际航运中心。7月11日,在“2020年中国航海日论坛”上发布的《2020新华·波罗的海国际航运中心发展指数报告》显示,上海首次跻身国际航运中心前三,仅次于新加坡和伦敦。

  硬件方面,上海成功建成洋山深水港。7月,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达到单月390.3万TEU,创开港以来历史新高。2019年,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达到4330.3万TEU,连续10年居世界第一。产业聚集方面,上海吸引国际航运业界几乎所有的利益相关方,形成了海事族群,包括航运企业、船东、船管企业、船舶经纪公司、航运金融企业、各大船级社、海事律师事务所、各海事组织等均在上海设立了分支机构等等。上海本地船东成长及其影响力不断增强,如中远海运集团总部迁至上海。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船东国家(根据VesselsValue5月份发布的数据)。此外,上海本地航运租赁业的发展及其影响力也在不断增强。

  记者:您认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还需要在哪些方面进一步加强和提高?

  Norbert Kray: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和发展得益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体量以及广袤的内陆地区,而且上海具有人才优势,但是在吸引国际人才方面可以走得更远。

  人和人才是航运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非常重要的是吸引国际人才到上海,实现知识分享。航运业正处于数字化转型进程中,一些年轻人认为航运业是一个传统行业,不是一个“酷炫”的行业,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向年轻人展示航运业的吸引力。航运业需要“数字世界”的年轻专业人才的加入,将经验丰富的国际航运专家与来自“数字世界”的年轻人聚集起来,或将是实现航运业现代化、数字化的一个好主意。

  相对新加坡国际航运中心来说,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国际化程度需要提高,不仅需要吸引更多的国际人才,还需要吸引更多的国外企业。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排名上升,意味着其他国际航运中心排名和影响力的下降,这对于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来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可以主动吸引其他国际航运中心的人才“走进来”,同时也能吸引更多的国外海事类企业的分支机构“驻进来”。为此,建议上海国际航运中心“走出去”,加大国际宣传力度,主动提供更多的信息,树立国际形象,增强对国际人才的吸引力。其实,本人的体验是,很多国外的朋友在来上海之前抱着犹豫的态度,但是来了之后则是抱着不想走的态度——被上海的现代化和开放便利的营商环境所吸引。

  记者:DNV GL 自2000年设立上海办公室以来,对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做了哪些工作和取得哪些成绩?

  Norbert Kray:2000年,DNV GL将其大中国区总部从香港迁至上海,这是基于对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上海作为国际金融和航运中心及其无尽的发展潜力的认可和判断,作为全球领先的海事业界的知名船级社,DNV GL的这一举措无疑具有引领的作用。2008年,根据相关政策,DNV GL在上海设立了外商独资企业。

  DNV GL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培养了大批专业人才。2006年,DNV GL率先在上海成立大中国区海事培训学院——DNV GL 海事培训学院,主要是为了响应快速发展的中国造船和航运业对海事专业人才的需求,而DNV GL可以将其在将近一个半世纪在全球发展所积累的海事技术、专长、经验传授给中国海事业界。DNV GL 海事培训学院不仅根据业界需求开设各有关海事专业的标准培训课程,也可以根据特定客户的需求定制课程,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有超过2万人次参加了各项培训课程。

  DNV GL也是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的成员单位。2015年,随着邮轮业在中国的兴起并逐渐发展,DNV GL在上海成立邮轮中心。DNV GL是全球邮轮业公认的领先的船级社,全球绝大多数的超豪华大型邮轮均入级DNV GL,其设在美国迈阿密的邮轮中心在业界享有盛名。

  此外,DNV GL在全球100多个国家运营,通过其广泛的全球服务网络将上海作为国际航运中心传播给全球客户。DNV GL上海的海事咨询服务汇集的全球专家为上海乃至中国的海事业界客户提供各相关专业服务。

  对于DNV GL来说,中国特别是上海是非常重要的发展地区。DNV GL希望在上海能有更多机会与当地航运企业、高等院校和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其他利益相关方更紧密地合作以共同推进航运业向着更加安全、环保和数字化方向发展,更好地服务于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和发展。

  减排措施:燃料+技术

  记者:进入2020年,国际海事组织开始执行全球限硫令,而且在2050年对于温室气体排放量也有限制规定,绿色航运正深入发展。从当前情况来看,低硫油是否为过渡期间的选择? LNG燃料的技术支持和使用前景如何?

  Norbert Kray:当前航运市场正面临日益复杂严苛的海事法规,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海事业更加清洁、环保,发展绿色船舶,降低温室气体排放。

  2019年底,市场仍然有很多船舶使用重质燃料油,现在则是低硫油越来越多地被使用,但是我认为目前除了选择低硫油外也没有更好的可行解决方案。目前很多新造船项目设计是双燃料的,也就是可使用低硫油或气体作为燃料。LNG燃料是当前较可行可获得的迈向未来碳中性燃料的过渡燃料,能有效降低15%~20%的温室气体排放。目前LNG燃料应用较广的船型有客船、邮轮、LNG船、油轮、集装箱船等。

  目前,LNG燃料技术对于新造船项目是较大的一笔投资,在疫情形势下,尤其需要对成本进行考量。通过DNV GL提供的“Gas Ready”方案,在新船的设计阶段就可以为未来改装成使用气体燃料做好准备。所谓“Ready”就是新船在设计阶段就做好相关系统设计,后期再安装这些设备,所以“Gas Ready”方案是一条较好的中间途径。

  长远来看,为了迎合国际海事组织2050年的脱碳要求,航运及上下游行业都在做这方面的努力。未来肯定有比LNG燃料更好的选择,也许氨气燃料电力推动、氢能源等将成为解决方案,但是要实现碳中性燃料目标还需要一个很长的阶段。然而,作为船用燃料,气体只是其中的一种,其他的可能还在研究中,这需要平衡未来法规、竞争力与现实投资回报需求之间的关系。据媒体报道,这也许就是马士基2027年才开始更新船队的原因。整体来看,绿色航运是共同努力的方向,是挑战,也是机遇,目前大型集装箱船、豪华邮轮已经开始尝试。

  记者:为了实现绿色航运,当前除了燃料选择,在技术上还有哪些改进措施可以达到减排的目的?

  Norbert Kray:当前,减排已成为整个航运业发展的主要驱动力。除了燃料的选择,其实还有很多技术改进措施可以达到减排目的。如系统的优化,已经获得市场越来越多的重视,因为这是近期增强竞争力的一个较好的手段。

  在新造船阶段,DNV GL可以提供两项服务,并已实施多年。第一,线型优化,有助于减少船舶阻力,减少油耗。第二,对船舶机舱所有的集成系统进行优化,目前越来越多地被使用。

  在船舶营运阶段,DNV GL也可以提供两项服务。一是提供EPL服务。由于现在很多船舶设计功率并不能够达到实际功率,所以是有条件降功率航行。但是,要降功率航行,也需要一些相关评级。DNV GL提供的EPL服务,可以帮助船东进行分析并提供所需材料,达到提升船舶评级,增强市场竞争力的目的。

  二是增加货物载重吨。由于运输货物越多,单位排放量就越低。其实,很多船舶在设计中可能会保留一定的余量——船舶设计载重吨位与实际载重量会有一定的差额。经过分析可以发现,在营运中很多的载重吨其实可以增加,但是要增加载重吨也需要审核。证书上几个百分比数字的增加,对于船舶来说也就意味着可以多载成百上千吨的货物,这样既可以运载更多的货物,还减少了单位碳排放。所以这是一种非常好的手段,受到市场的高度关注。

  发展战略:数字化+创新

  记者:疫情的暴发对DNV GL经营产生了哪些影响?数字化转型是否属于应对疫情的应急方案?

  Norbert Kray:疫情的暴发推动了DNV GL数字化战略的发展,但是,并不是说DNV GL的数字化服务,包括远程检验等因疫情而产生的。数字化转型战略,作为DNV GL的全球性战略,始于2015年,迄今一直在执行,而且已经在所有业务板块都得到很好的推进。

  应该说,疫情更加体现了数字化战略的作用,而且犹如涡轮增压,加速了数字化进程——因为疫情,一些现场检验由远程检验替代。另外,DNV GL的验船师之前在办公室电脑前审阅图纸转为在家工作,无论何种工作方式,工作效率都未受影响。特别是在2—3月,DNV GL都没有因为疫情而影响服务客户,受到了客户的好评。这得益于DNV GL之前在数字化方面的投入,无论是在家办公还是远程检验,或是借助数字化工具与客户沟通,运行效果良好。

  海事业正面临结构性转型。2020年伊始因为疫情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影响波及方方面面。海事市场变得更具不确定性,期待下半年市场能有所反弹,然后平稳发展。

  记者:DNV GL数字化战略实施情况如何?将如何快速推进数字化转型?

  Norbert Kray:数字化是DNV GL的战略,DNV GL每年都将营收的5%用于研发以促进航运业更安全、更可持续和数字化发展。DNV GL的数字化方案包括远程检验、智能化、物联网、大数据等各种技术。有数据传输,才能够建立很好的船舶信息采集装置,把所有的数据传输到岸上,船级社、船东和运营商都是数字化方案的使用方。

  数字化不仅是个热门词汇,它带来了很多好处——增加效率、提升安全等等,DNV GL目前实现了电子船级证书的应用。2017年,DNV GL于业界率先推出的电子船级证书得到了几乎所有船旗国的认可,基本上取代了之前的纸质证书,极大地方便了船东和船管企业。目前平均每4分钟就有一张DNV GL电子证书颁发(传统证书的流程从签发到递送到相关收件人需要约3周时间)。目前,所有的船舶证书,全都换成了数字化证书,目前已经颁发20万张。

  2019年,DNV GL在上海成立人工智能研究中心,这是DNV GL全球首个人工智能研究中心,也是首次在欧洲之外设立人工智能研究中心,这也说明了中国市场对于DNV GL的重要性。

  记者:除数字化战略以外,DNV GL是否还有其他的发展战略规划?有何实践案例?

  Norbert Kray:除了数字化战略以外,创新发展也是DNV GL的发展战略之一。全球正受到疫情影响,DNV GL在疫情期间得益于数字化战略并将继续实施这一战略。同时,DNV GL就如何更好地服务客户,解决客户面临的挑战,结合医疗领域服务的专长和经验,发布了专为海事行业量身定制的感染风险管控认证服务CIP-M。CIP-M的发布旨在帮助海事行业在新冠病毒或其他新兴病原体的影响下更好地做好恢复运营的准备。

  云顶邮轮集团旗下星梦邮轮“探索梦”号邮轮已成为全球首艘获得CIP-M认证的邮轮。CIP-M标准以DNV GL医疗感染风险管理的标准为基础(DNV GL医疗成立于2008年)。在美国医院进行的4000多次审核中,感染风险作为体系认证中固有的内容,可帮助组织提升管理感染风险的能力。

  基于此,DNV GL迈阿密邮轮中心与DNV GL管理服务集团合作,共同定制适用于海事领域的感染风险管理体系。CIP-M整合了特定于海事领域的标准,例如美国CDC船舶卫生计划等,以及国家和行业的准则。该认证的评审工作将由DNV GL专业团队执行,该团队由DNV GL医疗行业感染风险管控专家以及经验丰富的海事审核员组成。

  CIP-M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建立在已经获得公认的医疗标准上,但专门针对邮轮行业做了相应调整,并且纳入了国家要求,以实现即时和长期响应。作为CIP-M认证的一部分,DNV GL将评估船舶的运行情况,包括加强卫生程序、食品准备和处理、社交距离要求、船员个人防护装备使用情况、维护公共卫生的必要设备、应急响应计划、登船前检查、登船和下船流程以及行程或港口计划协议。年度上船检验和岸上企业审核,以确保持续的合规与改进。

  陈海萍

注 :与服务供应商联系时,提及您是“锦程物流网站”的用户,将会得到更好的服务。”

  • 1/1页
  • 1
本文关键词:海运 航运 港口 集装箱 干散货
更多

版权受法律保护,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最新海运费查询
  • 上海
  • 宁波
  • 厦门
目的港 承运人 运价(20/40/40HQ/45) 公司名称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服务条款法律声明 支付方式 视频教程 广告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中国站 | 国际站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487号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60822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15469号